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你的努力,追赶不上飞涨的房价

2020年08月29日 10:20

相信很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工作的人们对文章的标题一定深有感触,从高考开始,就有大批学生心心念念想到这些大城市上学,导致这些城市的高校录取分数线年年上涨,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考取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全家人都为之感到高兴。

但是四年之后,这些学生会发现一个辛酸的现实:这座生活了四年的城市根本留不下你,因为你努力的脚步追不上高涨的房价,这一次靠自己努力不一定会有好结果。

究竟是为什么呢?在北上广深,无论是寻梦的打工者还是毕业之后继续追梦的大学生,想要凭一己之力在城市买房,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被大多数人作为首选的租房,也渐渐成为了高攀不起的琼楼玉宇。

据媒体报道,北上广深平均每年租金会涨价约10%,月租涨幅在200-300元之间,区域地段不同可能略有不同。其背后的原因,早已不仅仅是房源紧张这个单纯的问题了,大量资本的入住,成为房屋租赁市场的幕后推手。

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之间对接越来越少,大量中介平台的介入,导致大量空置房源流入中介市场,但是对于各大中介平台手中到底有多少房源,以及每个房源的具体信息,这些数据无法进行验证也没有统一的管理和核实。

租房市场的饱和状态,一方面是由于一系列国家房价调控政策的出台,对于恶意炒房、哄抬房价的行为进行了打击,对于购买二套房、三套房的购买要求有严格的控制,房价的涨势有所平稳,购房市场呈现回春的态势。另一方面是每年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从经济欠发达地区涌入经济发达地区,导致租房市场一房难求。

中介平台对于托管的房源统一上涨价格,占领租房市场大部分的价格话语权。让租客们对此颇感无奈。

在众多信息繁多、良莠不齐的中介平台中,如何找到一个真正为租客服务、站在租客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中介是很多租客的梦想,也是支撑他们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基础。

租客网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应运而生,急租客所急,想租客所想。为广大租客提供海量房源,并且价格公道。

对于租房市场上,中介比房东收得都多的现象嗤之以鼻,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坚持品牌才是硬道理,清醒的认识到这种破坏市场规律、炒作哄抬房价的行为是急功近利的资本企业鼠目寸光的表现。


相关推荐

从手表垂直电商到“手表产业互联网平台”,「万表」发力国内二手表市场

根据麦肯锡发布的《中国奢侈品报告2019》,2018年中国⼈在境内外的奢侈品消费额达到7700亿元,占到全球奢侈品消费总额的三分之⼀。根据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我国二手产品交易规模已超过6900亿元,且仍在以超过30%的速度逐年增加,预计到2020年,二手市场交易规模将达到1万亿元。国⼈强⼤的奢侈品消费力也催⽣了一波二⼿奢侈品交易平台的繁荣。奢侈品线上渠道包括品牌自营渠道和第三方电商平台,以淘宝和京东这两个综合电商平台为例,淘宝除了引入奢侈品各大品牌开设天猫旗舰店外,还在天猫商城推出了内置奢侈品平台LuxuryPavilio和快闪店TmallSpace,并投资魅力惠,与历峰集团旗下奢侈品电商YNAP成立合资公司;京东则通过自建奢侈品平台Toplife、入股投资英国奢侈品电商Farfetch和奢侈品垂直电商第一股寺库来进行奢侈品电商的布局。从品类来看,综合电商卖的奢侈品和大多奢侈品垂直电商类似,品类全,包括服饰、化妆品、珠宝、腕表等。服饰和化妆品这类相较体量大,腕表由于自身产品特征所限,在综合电商平台表现一般,反倒在专业的手表垂直电商平台表现不俗。如果说现在市场上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都是“做女人的生意”,聚焦于包、珠宝、服饰等品类,36氪最近接触到的万表旗下的二手表平台则选择“即做女人的生意,更做男人的生意”。万表成立于2011年,起步伊始是一个手表垂直电商“万表网”,销售主要是来自欧洲、日本的中高端手表品牌,既有百达翡丽、江诗丹顿、欧米茄、劳力士等高端的品牌,也有万表独家代理的近30个欧洲独立品牌和时尚轻奢类的品牌,如拓天马、CYS、爱宝时、赫柏林、迪沃斯,以及日本东方星等。公司曾在2012年获2000万元A轮融资。2019年,万表正式上线二手表交易,2020年5月,万表定位从手表垂直电商升级为“全球手表产业互联网平台”。万表二手表平台据万表2018年用户调研统计,其存量会员(900万注册会员)的二手交易意向占比40.2%;且已拥有1枚或以上腕表的受访者,对二手表的接受度为85.6%;其中33.7%对二手表有特殊的精准需求。由此可见,二手表市场的存在,不仅是对高端钟表“入门者”有吸引力,同时也是钟表高端玩家的“游乐场”。万表创始人肖晓看好国内二手手表市场的未来。他认为,手表除了其实用性功能外还带有“社交货币”的功能。二手手表的消费者主要有价格敏感型(希望以相对低的价格买到中高端品牌的手表),把玩型(经常更新换代),收藏型(主要关注品牌限量量版)三类。此外,高端手表市价稳定,也有人将其视为一种投资理财工具。肖晓在多年的手表交易中观察到,二手手表交易中存在的痛点:尽管市场规模高达千亿,但这个行业极度分散,过去最活跃的主体是二手商家和典当行,但是在鉴定、信息透明、消费者沟通方面都存在诸多短板,整个产业链条并未打通。行业亟需有“品质保障、品类齐全、价格透明、资金安全”的二手交易平台。比如,“鉴定”在二手表的交易中是关键的一环,亟需权威的,受到行业、消费者、品牌商三方都认可的鉴定准则和流程。从2019年初开始,万表团队开始建设二手手表买卖交易平台,通过B2B2C的模式,作为中间平台方和鉴定方,将买卖交易双方精准对接。2019年累计GMV30000万。2020年1月—4月份累计GMV突破30000万。二手表交易,从回收到鉴定到交易服务的整个履约过程,是门槛所在。鉴定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在手表鉴定环节,万表与中国轻工钟表研究所、中国检验认证集团(下称中检)达成战略合作,万表为平台交易的商品开具中检鉴定证书。鉴定费用几百到几千不等,价格与手表本身的价值相关。鉴定证书按订单价值定价:小于1万,299元;小于5万,399元;小于20万,599元;大于20万,1099元。按照万表的计划,通过将钟表文化传播、一手表销售、二手表交易、手表售后维修打通,突破割裂的市场,将重塑手表全生命周期管理的新产业格局。目前,万表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布局包含了:手表品牌传播、一手表销售、二手表回收服务、二手表交易服务、遍布全国的钟表维修--万表名匠),手表鉴定、万表学院等。在交易渠道方面,中国大部分二手商家已经上线万表二手表平台,超过200个活跃二手优质商家,月活跃度达到八成以上,其中有15%商家月交易额过百万。同时,在过去的九年间,万表共沉淀900万用户(注册会员)。万表二手表平台交易数据表明,二手表客单价将近3万元,而二手表交易的频次和需求旺盛,即使在疫情期间也是如此。万表二手表交易的盈利模式,是抽取成交价的一定比例作为佣金,同时为买卖双方提供一系列配套服务(如鉴定服务)等。在消费场景方面,万表旗下的万表名匠,作为名表维修保养诚信联盟,连接全国优质的钟表维修商超过500家,覆盖全国28个省份110个城市。这意味着,一手表、二手表的维修服务,以及二手表的线下交易,都可以通过此系统形成产业闭环。万表创始人肖晓指出,在全渠道、新场景之下,万表力图做到2B的强赋能,以及2C的重体验。强赋能是指,万表为万表合作商家提供品牌背书,营销及服务工具、支付结算体系等,以及对商家提供各种培训、交流机会,并推出信息共享机制。万表平台推出了全球手表行情工具,提供全球一手、二手手表海内外价格,随时方便商家和消费者查阅。同时,万表还提供手表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品牌推广服务。重体验是指,万表为消费者提供全球手表行情查询及同款比价工具,为消费者买卖二手表提供参考依据,万表全国一站式的手表回收服务,消费者在线发布闲置手表,海量商家同时在线竞拍,平台提供交易担保,回收价格更合理更接近市场。海外二手手表市场发达,比一手手表交易更活跃。2018年,英国二手手表交易平台Watchfinder被历峰集团收购。反观国内,这个市场才刚刚起步。万表测算,国内一手表年交易额在800亿元左右,二手表年交易额在1000亿元左右。万表创始人肖晓称,万表将会继续聚焦手表品类并重度垂直,因为中高端手表在奢侈品领域中很特殊,单价高,专业性也更强,这注定是一个有价值但显封闭的“圈子”,一般互联网平台的“烧钱”打法行不通,必须扎扎实实循序渐进,既要有互联网的轻,更要有产业深度的重。

2020年05月29日 11:30

“租客百科”轻松让租客了解到每一处房源的精准信息!

作为国家发展的中流砥柱,绝大多数进城奋斗的年轻人,都曾经历过一段或长或短,或悲或喜的租房岁月。“合作式”消费早在1978年被提出来,但在21世纪到来之前,仍旧是不温不火。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国实行经济改革,可是由于转制的原因,经济环境极度恶化,首要原因就是承租方拖欠租金,更有甚者挪用融资来租用固定资产,希望能够折旧款,亦或者直接变卖之前的租赁资产,这样的行为直接破坏了原本就脆弱的租赁市场。直到20世纪末,我国的信用体系已经初步建立,各种风控保障也有体现。1997年以后,国外的IT产业相继进入中国租赁市场,但他们的租赁对象尚且还只是政府、金融机构等之类的小环境。直至今日,类似租客网这类大型租赁平台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国的租赁环境。在这短短十几年里,租赁市场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以唯一专注于互联网租赁的平台租客网为例,首先租客网规范了平台的信用体系,确保了平台所有用户的素质问题,为平台所有交易提供的基础保障。在信用得以保障的基础之上,租客网开展一系列措施,不断提高租客的体验感,例如“单边收费”。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市场上不同的租房群体对租房都有不一样的需求,但要提到最令租客烦恼的问题“高额费用”绝对首当其冲。所谓“单边收费”就是除了房屋租金等日常费用之外,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降低了租客房屋租赁的成本,减轻了租客群体的经济压力。在为租客解决各项费用带去的压力的同时,租客网还要保障每一位租客都能租到称心如意的好房。利用大数据与“租客百科”租客网轻松将这件事成为现实,大数据能够给出房源、均价、租客的时长等关键因素以供用户租房、佐证,也能充分避免因为消息不对称而掉入到租房陷进。而“租客百科”更是轻松让租客了解到每一处房源的精准信息,以及周边商圈,教育,交通等问题,租客网“租客百科”中的信息以及图片,大部分都是租客网工作人员实地考察得出的,让租客在寻找房源时避免弯路,更透彻的了解真实信息。

2020年05月11日 11:16

长租公寓市场前景广阔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21日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