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别让生活主导了你,在这个孤单的城市,寻找适合的家!

2021年05月06日 10:40

刚刚毕业怀着闯劲

独身来到大城市

满腔热血想打拼一番

以为会踏上征途

不想是踏上“穷途”。

01 人在穷途


大城市的街道无疑是最繁华的,高楼整齐如一,商铺应接不暇,连夜晚都灯火通明,工资很高,当然房租也很贵。有地产品牌的高管说,在北京有860万人需要租房,250万套房合规,而这些房源人均租金7000元。

也就是说,当我们刚毕业,拿着微薄的实习工资时,仰望着高楼大厦,却只能住在很小的单间,和人公用一个厕所,一个厨房。清晨在室友的洗漱声中苏醒,强打起精神跟陌生人挤地铁,晚上回到家伴着吵闹声如梦。

好室友千年难遇,能去在一起吃饭一定要好好珍惜。遇上糟糕的室友,厨房如战场,垃圾遍地;冰箱会魔法,放进去的东西有去无回;厕所是禁地,你不会想知道的……

即便是这样的生活也很昂贵,工资的一半都交了房租,大城市群富时代来临,却忘了我的存在。


02 人在征途

2019年2月,我打开租客网,发送了一条求租信息,想要改变现在的生活,运气好也是租客网的客服靠谱,真的帮我找到了不错的单间,虽然小但胜在干净整洁,我把这间房布置的很温馨,这样每晚拖着疲惫的身体,就可以舒服的躺在床上,吃着零食,听着音乐,晚上欣赏窗外的灯火辉煌,在这个可以被称作“家”的地方。

之后接触了兴趣相投的室友,偶尔还会互相请吃宵夜,一起追剧,一起吐槽……

有一天打开租客网习惯性点开租客百科搜索信息,突然跳出来一个海报,提示我已经使用租客网521天,鼓励我以后也要加油。有时真的会感谢当初敢于改变的自己,感谢为我提供这一切的租客网平台。

生活就是这样,它从来不会招招手说:“孩子你过来,走这条路,这条是正确的”。生活只会把你带到一条路上说:“就是这条,你给我过去试试水”。


别让生活主导了你,在这个孤单的城市,寻找适合的家!






相关推荐

租房的“坑”一个接一个,就连续租也问题不断!

租房”收取中介费对于租客而言是合情合理并且可接受的收费项目,那么房屋到期后,租客想要接着租房子,这时中介跳出来要再收取中介费,这种续租中介费收得合理吗?这个问题在最近引起了广泛关注和众多讨论,有不少租客坦言有过这种经历,但是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毕竟房子在人家手里,当初签租房合同的时候也没有留下有效证据,走正规法律途径少则数月,多则1-2年,很多租客根本耗不起这个时间,要么就是倒霉认栽,交纳续租中介费;要么就是搬家走人,重新花费时间精力找房看房,但也还是要给新中介交纳中介费,所以很多租客面对这种情况只能忍气吞声选择接受。面对这个问题,需要从多方面分析。法律是怎么规定的?房屋中介是向房主和租户提供居间服务的机构,居间合同一般是三方合同,首先是房租,在完成向租户提供房屋信息,并促成交易的居间服务后,再收取合理的居间服务费。续租时,对于“同一房屋、同一租户、同一中介”的情况,中介并没有提供新的房屋信息,再收中介费,其根据何在?居间合同中的服务又在哪儿?这是现在很多租客关注服务的焦点。续租交中介费写入合同了,怎么办?续租再交一次中介费,对租户来说是加重责任条款。根据合同法规定,居间人有如实报告义务,有故意隐患、损害租户利益的情况,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提供居间服务事实促成双方签订合同才是收取中介费的法律依据,否则即便写在了纸上,很可能被认定为无效条款。对于要求“续租再缴纳中介费”的中介而言,租客既然不愿意再支付一次中介费,那就终止合同离开,自然还会有人愿意租下这间房,中介再向新来的租客收取这笔中介费和上涨的租金,一点也不影响其收益。这是租赁市场的供求关系所决定的,也是让许多租客无可奈何的真正原因——个人力量太过渺小,现实压力太过沉重、行业改变太难实现。导致自己只能“被动接受”。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了59.58%,而以发达国家的75%城镇化率及格线看,我国大约还有15.42%的差距,即在不远的未来,大约还有2.15亿左右的人将涌入城市。“续租中介费是否合理”已经不仅是租赁市场的秩序问题,而是事关民生冷暖、事关城市未来。“租客续租”本身就是租客对房屋的依赖,认为它是适合自己工作与生活的租住选择,形成了自我习惯的生活方式,同时也是对房屋周边环境的依赖,人本身自带的“依赖属性”与“懒惰属性”是情感思维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从而形成租客在异地生活非常重要的情感寄托。先不说租客重新找房看房花费的时间与精力,以及重新适应新室友、新环境的时间差和必需的心理调节舒缓,单是“续租中介费”这一项就是将房屋与租客的亲密依赖关系生生切断,期间产生的摩擦烦恼以及对正常工作生活带来的影响是无法用经济方式衡量的。同时“续租”也代表了租客对于房屋的肯定和房东对租客的满意。细想,如果租客对于房屋不满意,肯定早就在租住初期就提出了搬走的意向,或是在房屋到期之前就马不停蹄的找房看房,根本不会产生再次租住的意愿。房东也不会产生再次出租的意向,说明是房东对租客已经有了基础的信任和了解。为了让租客与房东获得双方都满意的房屋租赁体验,租客网提出了“续租不要中介费”的服务项目,在保障租客正当权益的同时,做好续租合约的制定审核和监督工作,保证双方在透明、公平、公正的环境下进行再次合作。

2020年06月15日 11:53

瑞典最后一所孔子学院关闭

据英国《泰晤士报》4月21日报道,瑞典已于日前关闭了最后一所孔子学院,成为第一个彻底关闭孔子学院的欧洲国家。孔子学院(英文:ConfuciusInstitute)创立于2004年,是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在世界各地设立的推广汉语和传播中国文化的机构。2005年,中国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开设了第一所孔子学院,也是欧洲第一所孔子学院。这所学院于2015年被关闭。彼时,斯德哥尔摩大学网站对此解释称,如今的情况已与10年前不同,当年对该校而言,与中国展开交流至关重要,“如今我们与中国已拥有完全不同层次的学术交流,这样的合作显得多余”。该校副校长维丁(AstridSoderberghWidding)则对瑞典《每日新闻报》说:“总的来说,在一所大学的框架内建立由另一个国家出资的学院,确实是有问题的做法。”而事实上,在瑞典,孔子学院并非唯一的外国文化交流机构。一些在瑞典的西班牙人也成立了西班牙学院,来教授西班牙语。近半年来,瑞典关闭孔子学院的行动开始加速。去年12月,瑞典关闭了在瑞典设置的全部四所孔子学院,只在南部城市法尔肯贝里(Falkenberg)保留了一个孔子学院的教室。但从上周开始,这间教室也被关闭。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SwedishInstituteofInternationalAffairs)亚洲项目负责人叶必扬(BjornJerden)称,这表明瑞典对中国的态度出现了转变。美国《国家评论》网站(NationalReview)4月23日分析称,新冠病毒疫情发生后,瑞典与中国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在这样的情况下,瑞典选择关闭最后一所孔子学院。2019年2月,时任外交部发言人的陆慷曾表示,孔子学院的日常运营和管理合法合规、公开透明,为促进人文交流做出重要贡献,而且受到了一致好评,毫无根据地将孔子学院这一正常的教育交流项目政治化表现出了典型的冷战思维,可能也反映出他们在一定程度上的不自信。

2020年04月24日 20:46

中国移动一季度营收净利均小幅下滑 5G业务投入产出比待考

4月20日晚间,中国移动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该季度中国移动收入1813亿元,同比下滑2%;EBITDA盈利685亿元,同比下滑5.8%;净利润235亿元,同比下滑0.8%。中国移动方面表示,收入下降主要因为手机终端、物联网设备等商品销售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过,根据工信部4月21日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电信业务受疫情影响较小,收入实现小幅提升。工信部方面介绍,一季度,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3383亿元,同比增长1.8%,增速同比提高0.8个百分点,较上年末增幅提高1个百分点;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完成固定和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分别为571亿元和1584亿元,同比增长7.3%和3.8%,完成固定增值业务收入为439亿元,同比增长18.9%。那么,中移动今年一季度表现究竟如何?硬件业务收入下降疫情影响下,中国移动核心业务仍然实现了稳健增长,该季度通信服务收入1689亿元,同比去年同期的1659亿元增长1.8%。不过,由于疫情期间隔离影响了线下业务,中国移动手机终端、物联网设备销售受到影响。销售产品收入及其他收入方面,中国移动该季度收入为124亿元,同比去年同期的191亿元下降了34.9%。利润方面,2020年一季度中国移动税前利润为306亿元,同比微降0.2%;股东应占利润为235亿元,同比去年同期的237亿元微降0.8%,但股东应占利润率为13%,领先于去年同期。移动业务方面,中国移动流量业务稳健增长,该季度手机上网流量为197亿GB,相较上季度的175亿GB环比增长12.6%;平均每月每户手机上网流量(DOU)为8.3GB,较上季度的7.1GB增长了16.9%。短信使用量方面,该季度短信使用量为2416亿条,同比上季度的2312亿条增长了4.5%。不过,受OTT(OverTheTop)替代、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移动该季度总通话分钟数为6614亿分钟,较上季度的7941亿分钟环比下降了16.3%。此外,平均每月每户收入(ARPU)为46.9元,同比下降6.7%,不过降幅较上年有所收窄。由于隔离影响了新用户获取,该季度中国移动用户数量下滑398万至9.46亿。其中,4G用户数为7.52亿,相较上季度的7.58亿环比下降0.8%,相较去年同期的7.23亿增长4%;5G用户数为3172万,相较上季度的255万大幅增加了1144%。有线宽带业务方面,首季度中国移动客户总数为1.91亿户,净增客户410万户;有线宽带ARPU为31.3元,较上季度下降5.2%。4月21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指出,疫情对中国移动这样的运营商影响总体并不算大,主要影响的是新用户的获得、硬件及企业端应用的销售,流量业务仍然是增长的。5G仍处于投入期4月20日,国家发改委首次明确了新基建的范围: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这其中就包括5G建设。事实上,5G用户数成为了中国移动增幅最大的数据,随着OTT的替代及5G商用,5G业务或将成为电信运营商新的增长点。不过,盘和林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尽管5G会增加运营商的流量,但目前新基建仍然处于投入阶段,5G对今年的业绩贡献不会太大,在未来一两年可能会对中国移动的业绩有很好的支撑作用,但今年主要还是投入期。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在加大对5G的投入,抓紧部署5G基站。2月21日,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在全国疫情期间投资建设工作推进视频会中表示,将在前三季度与中国电信合作完成25万个基站建设;中国移动则于2月29日表示,2020年“建设30万个5G基站”的目标不会变。也就是说,三大运营商预计今年建设完成55万个5G基站。盘和林指出,5G商用确实加快了5G用户数的释放,但运营商对5G的投入产出比还要看市场的效果和推广速度。“5G用户数今年会释放,但爆发性增长还需要整个基础设施的完善。今年和明年,5G还是处于投入为主的时期。”此外,尽管5G的推广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但疫情期间包括远程医疗、高清直播在内的5G应用为产业带来了新的前景,今年下半年,5G的应用需求将迎来增长。值得一提的是,4月20日,中国移动公布了今年“5G上珠峰”专项行动的最新进展,将5G部署到了珠峰。截至4月19日15时30分,中国移动联合华为完成了5300米珠峰大本营及5800米过渡度营地的3个5G基站开通工作,并预计将于4月25日前完成6000米前进营地2个5G基站以及所有点位的建设开通。

2020年04月22日 11:29